尚戕默

这里戕默,文笔烂。新人。请多指教。els相关。全职相关。

我需要复健(((

我写不来同人了。。qwwwq

#随笔#


又来了。

那种感觉。


心空空地痛。


为什么会痛?


不是对他没有感觉吗?

为什么会不舍呢?


太懦弱了啊。

明明已经决定离开了。


但为什么,

心确不这么想呢?


才三天而已,

却如同三年一般的漫长。

抹不去的他的存在。


吃蛋糕时恍惚地点了他喜爱的味道,

被好友点明之后的紧张。


睡觉之前反复查看有没有那一句熟悉的「晚安」。


起床时脑中回响的他的话语。


忘不掉。


抹不去。


刻在脑海中一般的。


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?


为什么还忘不掉。


眼泪打湿了指尖,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。

哭?为什么?


不是一直不敢承认吗?那份真正的感情。

为什么又要为离开而哭呢?


果然还是舍不得?


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啊。


从没有对男孩子所产生的情感,

在心头回旋,纠缠。


怎么办啊。


#随笔#


自由是什么?

这种我一直追随着的,似乎虚无缥缈的东西。


它是毒药。

它让我为它失去了很多很多。

但我依旧追随着它。


讨厌枷锁。

不管是责任,感情,还是未来。

有时会想要抛弃它们去追随自由。


现在我,就是这样。


想清楚了自己的未来。


我要活出自己。

丢掉过去。

无论是多年前一同嬉笑,温柔对视的那个女孩子。

还是不到半年前所认识的那个男孩子。

都结束了,这份感情。


我所爱的,似乎是自由?


不愿为他人改变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不愿过早地规划下自己的未来。


我被赋予生命,并不是为了这些。


曾有人对我说过,

「我们的人生本来是毫无意义的,

只是我们的生活给予了它色彩,

才使我们拥有了生活下去的意义。」

想来,的确是这样呢。


我活着,为了自由。

为了自己所喜爱的这个世界。


只是为我自己而已,

别无他物。


这是我的自由。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应该加个#重回单身狗纪念?#


想清楚了。


和cp分了,单方面的。


恩,就这样吧。


感谢你花时间看到这里。


#群里的八月文#


#阳光 花 书本#


#原创#


月白篇


稍微有点头疼啊。


似乎是,很久以前的,记忆?


月白顺了顺稍显凌乱的白色碎发,轻轻用指尖撩走调皮垂到额前的几丝稍长的发,按压着轻揉了揉太阳穴。


走到现在的这一步,过去的一些记忆已经模糊,童年的记忆更是被时光一点点消磨风干殆尽,不给他留下任何能够借由它们喘息的机会。 而童年记忆中最深刻的,莫过于那天的那个下午了。


在那个阳光灿烂,母亲最爱的花灿烂开放的那个下午。母亲如同往常一样,给他和妹妹讲故事,那时的他还是个单纯的孩子,为了一个小小的故事就可以等一个礼拜。他喜欢母亲在讲故事时眼里流露着的如同娟娟细流般的温柔,像是严寒冬日里暖和的温泉水一般,包裹着他的心。


可是,那天的那个他所期待着的下午却成了他一生的噩梦。


母亲——被杀死了。


就在他面前。


那天下午阳光,丝毫不受如此惨剧地,明媚地照射在母亲倒下的身体旁散落一地的精装书本上,映出隐隐的暗红色光辉。


母亲合身的白色棉裙上,血色渐渐晕开,像是那坟间缓缓开放的曼珠沙华,妖艳而绝望的色彩逐渐向外蔓延着,那平日里他最喜爱的颜色在他眼中却显得格外刺眼。


他不停地哭喊着母亲的名字,希望母亲能够再睁开眼看看他,但是无论他怎样撕心裂肺,那双曾经温暖的眸子再没睁开,他绝望了,只是默默地流着泪,当他回过神来时,他的泪已经干涸,再也挤不出一滴眼泪来了。自己深爱着的母亲就这样离去了,离开了自己和年幼的妹妹。


那残存着的的预言之语萦绕在他耳边,母亲的声音本就不太像个女子,轻微的沙哑和低沉,再加上那是族内的最终禁术的结果,那最后的几句话倒像是个青年男子说的。寥寥数语,却是一个母亲临终前对孩子最后的爱与保护。


他默默地望着处于灿烂火光中的原本精致的小楼,抱着早已昏迷的妹妹的胳膊紧了紧,轻声哼着小调哄了哄怀中似乎要醒来的小家伙,慢慢地转身,离开了早已一片狼藉的那个曾经温暖的家。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
被窗外轻浅的几声鸟鸣从回忆中惊醒,目光不经意间移向窗外,

「又是一个像那时一样的下午啊。。」

有些怀念,还有些叹息意味的话,但他眼中更多的是幸福。


手边是几本崭新的精装书,还有一个细长颈的透明玻璃花瓶,其间交错地插着几支半开或全开的曼陀罗华,浓郁不化般的黑色更映衬着他全身的苍白,细长的茎像是承受不住花朵绽放的肆意张狂,微微弯曲了光滑的脊背。


秋日午后温暖的阳光斜斜地穿过那扇格子花窗,在浅白实木的桌面上打下形状各异的光斑,阳光,花,书本,一如母亲在时那般的美好。


眼睛余光瞟到了旁边的青年,当时自告奋勇帮忙的样子倒真是吓了他一跳,那个有点手忙脚乱地泡着咖啡的青年,长长的有些破损的白大褂,眼下似乎积累多时的青黑,以及眼中意外深刻的认真。


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点弧度,眼里噙着满满的笑意,心似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,被满足感塞得满满的,暖洋洋的。


[母亲啊,我终于,找到我的幸福了。]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纯粹是懒,所以感觉拖了好久,起稿到完稿一共一天一夜,所以说我其实速度还不错。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 (○’ω’○)


#花心#

「我啊,确实是个花心的人啊。」漫不经心地。

追逐着所爱之人的身影,尽一切的努力去争取跟随在那人身边的资格。
关心,保护欲,独占欲…
还有就是,
爱。
一连串的情绪几乎要喷涌而出。

抑制不住。
不想去抑制。

可是自己的一切努力,在那人心仪之人面前,一文不值。
细心编织的美好被践踏。

心有点变冷。
『最近温度好像有降,该提醒她多穿点衣服。』

不知道。
明明是近在咫尺的人,这份汹涌的心意却无法传达。
心痛。
悲伤。

一直坚定着的自己的心意开始动摇。


我,
爱的真正是谁?

或许自己只是为了找一个借口,一个简单的理由。

无所谓了。
自己孤独一人,不爱着谁,比起爱着谁总是要好些的。
借口可以有很多。
理由也可以找很多。
心冷的时候,找个地方栖息一会儿便好。
无关心意,
无关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」内主要人物的语言,『』主人公的心理活动。

我手机没法截屏。ˋ△ˊ

#过度爱恋#

人们说爱是自私而可怕的。

这一点都没错。
爱上一个人之后,那份原本纯洁的感情在腐化。

「没关系的哟,你不管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哦,不用为此道歉哦。」笑意充盈着的温柔。
手扣上对方的手。
十指相扣,仿佛是最真挚的誓言。
余光不经意间扫向对方身后撕裂开的头身分离的尸体。『手法很利落啊,有进步,待会收拾一下吧。』

又一次。
尸体越发的悲惨,死者生前的痛苦都具现在面孔上,『没关系,只要是你,就都能原谅。』

不过。
这次。
有点不一样啊。

看着眼前手持凶器的那人,嘴角的笑依旧温柔。

那人惊异于那刺眼的温柔。
声音颤抖「你。。不恨我?」

嘴角笑容绽放了开来,「没关系的哟。。咳咳。。只要是你。我。。。都会原谅的。。。」

「对不起了呢,这次,没法帮你收拾残局了。」
「对不起。又要。剩下你一人了。」

张了张嘴,想接着安慰对方,却发不出声音。
意识也渐渐离开身体,脱离开来。



『对不起,没能说出,我爱你。』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」内为说的话,【】内为他人的议论,『』内为心理活动。

#感觉更像溺爱#

#表情缺失#
「不知道为什么。」
垂下了眼帘,看着眼前的悲惨情景。
从前被自己称为“母亲”的人奄奄一息,似乎沉睡在血泊中。
「这个时候。。应该是什么表情呢?」
「这时应该是哭泣吧。」
细碎的碎发铺在额前,
「但是,就算心里难受,也触动不了脸上的神经的感觉啊。」
刘海间若隐若现的酒红色双眸,没有波动。
蹲下,伸手,触摸那没有温度了的苍白面孔。
想哭。
好想哭。
只剩下我了。
我又是一个人了。
但是。

哭,
是什么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莫名其妙的脑洞。ˋ▽ˊ

#告白恐惧症#
心中有那种感觉。
名为喜欢,或者说是爱的感觉。
只对那个人的,深深刻在心中的,强烈的,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感情。
但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。
说不出口。

怕被拒绝。
怕被讨厌。
怕被孤立。

活在世界上的她。
被一些自己编织出的东西阻拦。
被自己的恐惧封住了嘴。

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。

不敢说不敢说不敢说不敢说。

她害怕离开和失去。
但最怕的是,错过。

害怕告白,害怕错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

#自己带入有##负能量#

随笔(1)~

[心好痛…]

[为什么…会疼?…]

[……不知道]

[为什么要哭呢?…]

眼泪是心的结晶,从脸颊划下一道深切的痕迹,滚落到冰凉的瓷砖上,四分五裂,像心一样。

[只是心在疼,它就流下来了…]

[不过…以前没有这样过啊…为什么呢?…]

留着刚过指尖的指甲的手,不可置信地轻触上还残留着体温的液体,心中有一个身影。

[…是在遇见那人之后…]

[才有这种感觉的啊…]

[但这…是什么呢?]

黑白分明的刺骨地面,手指划过瓷砖的整齐分割线,心中那人身边多了一人,那人,也不再看向自己,而将目光多次停留在身边那人身上。

心突然像是被撕裂,遗弃在地面,彻骨的寒冷。

[这是…爱吗…?]

[爱…不是温暖的东西吗…?]

[为什么…我会觉得冷…]

心中场景如跑马灯略过,被遗弃的感觉在心里萌发,生长。回忆中的悲惨凌虐着心脏,快要停止的心跳。

[被讨厌了啊…]

[第几次了呢…]

[啊啊…不要管那些事了…]

[被讨厌什么的…被欺负什么的…]

[都不算什么啊…这种心痛也一样…]

[这是叫…失恋吧…]

[没关系的…因为我…]

[还活着啊~]

[啊啊…和女孩子聊天去了~♥]







没错,这是一篇失恋后文。我失恋了。嗯。就这样,来个人骂骂我就好了。